氵木 訁夬

您好 这儿沐诀
冷圈常驻失踪人口 今天也是一条咸鱼 墙头多 日常写不完作业
感谢喜欢

一番星

群里昨天的活动 因为不可抗因素鸽掉了 今天补发

歌曲:《一番星》—田井中彩智

一.

「在这指尖的彼方

是照亮我的第一颗星辉。」

远方有一团团树烟,朦朦胧胧地润湿在带着寒气的晨雾中。唐晓翼眯眯眼,向远方望着,但又什么都没有意识到。

“希燕,希燕…”他有些茫然地想,似乎想不起下句一般卡在那里。

那个句子令人心碎,他宁愿没有人知道下半句。

他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第一次。哪怕在冒险中遇到绝境,哪怕离开唐雪。

这是第一次。

他觉得天光有些刺目,明明太阳并没有出现,多么奇怪啊。

雾在无声无息地散去。

“我们亲手挖好了坟墓,亲爱的希燕。你最喜欢花,你想拥有一个充满星光的花园,我们做到了,我,伊戈尔,飞飞。”

“没有人知道你已经离开了,除了我们。”

“我希望那里的星光足够明亮,这样在你醒来时,你会发现自己躺在满地花瓣上安睡,你如此安稳美好,仿佛从未离开,

——仿佛从未来过。”

雾气慢吞吞地消隐无踪,天空变成了美妙的颜色,像被冲淡了的、清清爽爽的蓝墨水,铺天盖地地包裹整个世界。

它会蔓延何方呢?

那里的星子是浪漫的。她们照亮我的指尖、过去和未来。她们多么可爱,像你一样。唐晓翼这样想。他把脸埋进洛基柔软的、温热的皮毛间。这使他感到一丝慰藉。

彼时的洛基也只是一匹未成年的基奈山狼,他温柔地拱拱唐晓翼,眼里不成功地泄露出悲伤。

你还活着。他注视洛基包容万物的眼睛。你也包容我。

“希燕,”他小声呢喃什么,有东西温热地划过指尖。

那是他第一次哭。但他并不感到悲哀,他只是想试这么一次,而以后绝不会了,他这样认为。

“亲爱的希燕,你就是春天。春天离我们不远了。你在守护我们吧。”

希燕……你守护我,你照亮我。

「——在这指尖的彼方

是照亮我的第一颗星辉。」

二.

「努力踮脚寻找 却未注意到脚下

将我包围的温暖火花。」

三个人无言地坐在篝火边,偶尔听见跳动的火焰发出噼啪的声音。

性格最活泼的于飞飞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可怕的寂静的,但他张了张嘴,却又继续安静下去了。

没有人能够战胜死亡,哪怕他们已经竭尽全力相互扶持着。

这是一次燃梦之旅。

“希燕死了”

这句话仿佛让人囫囵吞下一块冰,滑而冰冷,怎样都不舒服。

“我们继续走吧,”伊戈尔突兀地说,“我们总得走下去,不然我们还能干什么呢。”他用力甩甩头,唐晓翼几乎能看到他想把那句话甩出大脑,但显而易见,伊戈尔失败了。

必须做点什么。唐晓翼站起身,锋利的面部线条映着火光,柔和下来。“我们继续走吧。没什么,天快亮了。”

与东欧小队的合作让他们多少缓了口气,但之后的路更难走了。恶劣的环境让伊戈尔旧病复发。

他死在一个凝着寒露的清晨。非常安静地,也不能说不安然。

只有两个人和几只鸦怪叫着为他哀悼,这些黑色的鸟类被排斥,孤独地立在光秃秃的树枝上,随后振翅飞走。凋零草木枯叶的沙沙声像是渺远而奇异的挽歌。

一点都不真实。他心里说。

于飞飞红着眼,在土丘上放上最后一个将枯未枯的花环。唐晓翼只是麻木地站着,他觉得眼前仿佛有一片跳动的火光,闭上眼再睁开——不是火光,天亮了。

太阳出来了。光芒更甚,温暖着两个行走的人。太阳将他们细密地用金线包裹起来,阴影在身后拉得很长很长。

暖色的光像是火花,在脚下绽开。那种美妙的色彩就像是…

…像是伊戈尔的眸光。

“你也在守护我们吧。”

「——努力踮脚寻找 却未注意到脚下

将我包围的温暖火花。」

三.

「如你一般

生命皆会闪耀 生命皆会痛苦

正如雨后有晴空。」

唐晓翼做了一个梦。很奇怪,他并没有见过儿时的于飞飞。但那毫无疑问就是他,唐晓翼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知道的。

但他就是知道。

他就是知道那个活泼过分的、话多的、有点黏人的,那个因为被欺负而淋雨的孩子,

……他叫于飞飞。

他看到了彩虹。他不曾引人注目,他平凡而痛苦,可他又坚强。

疗养院是白色的。一切都是白色。

但是他看到了彩虹,就在漫无尽头的痛苦中…就在单调死板的病房里。

他遇见了让他闪耀一生的彩虹。

“希燕,晓翼,伊戈尔,我们逃走吧…”他撒娇一般提议。

这次,有能够和你共度风雨和晴空的人了,飞飞。

现在唐晓翼的背包里有三个草环了。

「——如你一般

生命皆会闪耀 生命皆会痛苦

正如雨后有晴空。」

四.

「小小的爱之残片 如此温暖的感觉

像照亮我的第一颗星那般温柔

那般坚强地活着 如你一般。」

没有人能真正战胜死亡。希燕是,伊戈尔是,于飞飞是,蒙哥马利是,唐雪是,希哈姆也是。我也是。

唐晓翼沉入水底之前这样想。他以为自己最终面对死亡时会想很多,可并没有。

水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冰冷,反而带着一种奇怪的暖意驱向四肢。他是水底一个奇怪的观察者。

共同经历过的碎片闪回在眼前,与羽之,或者与Dodo。像是照亮灵魂的光。

没有人能完全战胜死亡,但是你也可以坚强地活着,如你们一般,我的挚友。

唐晓翼合上眼。英雄般战死的感觉也不赖,至少那几个小鬼安全了。

我的一生——算是什么呢?

——“再会了,保重。”

就算是遗言吧,保重……

他沉入密密尔。

「——小小的爱之残片 如此温暖的感觉

像照亮我的第一颗星那般温柔

那般坚强地活着 如你一般。」

五.

「这广阔世界里 这小小身体上 还有什么是可以传达的吧。」

他们都会死,但为什么不活的更有意义呢。

……世上唯有生命与明天同在。

「——这片天空 究竟会延伸至何方?

我的心中 永远无法忘记你的存在

仿佛向着目标不断前进

其实追求的 是永远不会完结的永恒。」

唐晓翼想,“世上唯有生命与明天同在。”

-FIN-

八百万之红:

哇这个太棒啦!!!!!!!!!!!!!

Stardustアリス.:

谢谢你aaaaaaaa终于学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4……40fo叻???
我知道大家一定是可怜咸鱼才fo我的 我还知道互关de小可爱们也有
我会加油的鸭——
虽然这么说但是填坑和点文是不存在的嘿嘿嘿(ntm
日常叨叨叨大家当没看见就好√

半夜摸一只亚瑟(我这什么沙雕
人鱼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里德RED.Ⅲ

里德Ⅲ 设计时装圈paro
*又名唐境泽和乔境泽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误
*巨ooc有私设 文笔渣 注意避雷

——“我唐晓翼,就是退出时尚圈,审美和阿西一样,也不会看那个面瘫设计师一眼!”
“乔治比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一百倍嘿嘿嘿”
——“我乔治,就是再也不会设计,品牌破产,也不会和那个中国模特谈恋爱!”
“唐,赏脸明天我带你去圣斯丁玩吧嘿嘿嘿”
——————————
*①TRHL:即The Red-Hair League红发会的首字母缩写 文中为品牌名称 乔治任首席设计师 最大股东为亚瑟冯蒙哥马利
*②CFD:即Chief Fashion Designer 首席时装设计师
————————-————
“乔治,放我下来。”酒精浸染过的皮囊格外敏感,唐晓翼僵在红发设计师臂弯之间,面色难得带着一丝紧绷,“首先,我拒绝公主抱;其次,我再次警告不要随便碰我的——嘶,把手从我腰上拿下来!”
乔治皱了皱眉,不露声色地把环着事儿精模特腰部的手移了移,避开唐晓翼的炸毛区。
紧绷的腰背部,以及触碰会产生的应激反应,估计是有什么旧伤吧。乔治这样想着。眼前出现了几栋圣斯丁风格的白色建筑,三四处暖色的灯光闪烁。
他轻轻把唐晓翼放到门厅前的台阶上,打开门,侧身示意唐晓翼进屋;“唐,需要我帮你介绍一下盥洗室健身室之类的位置吗?”他站在门口,偏头等待着回复,一副似乎如果不需要就直接离开的表情。
“我想我还没醉到连健身房和游戏室都区分不了的程度,感谢美意,里德先生。不进来喝杯茶歇息一下吗?”唐晓翼已经率先打开了灯,漫不经心地四处打量着小别墅的装潢摆设。
“不必了,你...”乔治从善如流地耸耸肩,刚转过身走下台阶,“好好休息”说了一半,却被唐突然的呼唤和咳呛声打断。

他几乎是立刻闪现到卧房,速度之快让人忍不住怀疑什么人对他使用了飞来咒。唐晓翼自己顺着气,低声骂了一句,“咳...没什么,人运气背了咽口水都能呛着。我叫你是为了...咳...谢了——”
乔治还是一副冷静冷淡的面瘫模样——忽略掉还在起伏的胸口。他低垂眉眼,手顺着模特的背,“什么?”
“——如你所见,没想到TRHL*大名鼎鼎的CFD*乔治里德私人品味如此...啧...少女。”唐晓翼摆出一副受了惊吓的表情。
乔治一眼扫向桃红色的壁纸,足足无语了半晌才回想起来,“——事实上,由于今晚借宿的宾客稍多,为你安排的是最好的...嗯,女士别墅。”
把这茬忘掉了,乔尼那个死小子也不提醒我。乔治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教训起弟弟来。
他用有些无奈、甚至是有些揶揄的语调接着解释,“容我补充,唐wing,这房间的上一任主人在此小住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内,她把卧室按照自己的有趣品味重新装饰过。当然,我相信那位小姐和你还有些关系。”
他停下帮唐晓翼顺气的手,从床头拿起一张信笺,在唐晓翼眼前晃了晃。那上面用烫金标了一行汉字。
“不瞒你说,乔治,和我有关系的美丽女士可多了去了,我还真是不知道是哪——”
他眯起眼,看清信笺上反光的数字——44。
话音戛然而止,然后褐发青年低低地笑起来,“...啊哈,殷灵那个死丫头。”
乔治百年难遇地对他笑了笑。
他突然觉得乔治手指摩挲硬纸的意味格外缱绻起来。

一时之间没人说话。

什么东西发出叮咣一声,听起来十分遥远。
然后设计师开口了。
“睡衣在墙上那个嵌入的柜子里,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晚安,WingTang,需要我为你留盏灯吗?”他说着,向门口走去。
“真是个月色迷人的夜晚,里德先生,我想你不必为我留灯。可为什么人不能留下呢?”
我一定是醉了,模特这样想着。他奇异地看见乔治被钉住一样僵在原地。
“...不必了,已经很晚了,早些休息吧。”乔治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冰冰,但唐晓翼却意外地听出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这种时候吗?唐晓翼短促地笑了一声,“设计师先生,你真是不解风情啊。我会忍不住怀疑那群漂亮姑娘们里传播的关于你性冷淡的传言是不是真的...”
撩拨性冷淡的感觉真不错,虽然唐晓翼是第一次如此做。

我醉了,他想——他也醉了。唐晓翼身上无论何时都有的藏香气被桑格丽塔酒的味道掩盖,他一把扯过乔治的领子,凑上去亲吻他。
乔治很快生涩而顺从地接受了。唐晓翼咬住他的下唇,并不怎么熟练地摩挲着,而后被乔治回吻,两个人的气息缠绵,渐渐灼热起来,他有些颤抖地解开乔治的衣扣。
真要命。唐晓翼闭上眼。

他们交换了绵长而热烈的深吻,唐晓翼喘着气,“……哈…乔治,洛基去哪儿了……”
“…他说非常乐意去帮我感受一下附近新建的温泉酒店,并且帮我提提意见——他可真善解人意,唐。”乔治伸手摁灭了床头灯 ,眼睛明亮深情地注视着唐晓翼的亚洲面孔,四柱床的轻纱帷幔被放下了。

“……我爱你,唐,我爱你。”
他顺着唐精致的锁骨一路吻下去。他们彼此呼唤着。风吹拂起白色纱帘,月光倾泻满床。
——夜晚开始变得圣洁,他们在满帐月色下,虔诚如同信徒。

“真巧,”唐晓翼被乔治环着,闭着眼握紧他修长的手,“我也是。”

——我也爱你,里德先生。
他沙哑地笑起来。

TBC.

这儿沐诀,初三狗开学长弧中。一条咸鱼,感谢喜爱。别的不知道说点啥,先挂着吧,不能浪费置顶。
QQ2318583213 欢迎勾搭!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清旧图发现的截屏 哈哈哈哈哈天猫很懂啊

咸鱼字废沐诀在线激情试色 COLNK的月光银真鸡儿好使 就暖深色纸用金色有点不清楚
秀一波默读 我永远爱皮皮小甜甜

修补 Ⅱ

暑期联文  |修补|Ⅱ
上接湫叶 下一棒霜雪 吧唧一口小可爱们

青年环着他旋出舞池,漫步般来到阿诗玛教堂凉爽的露台,远处闪烁着海港星星点点的火光。是渔火吗?他有些醉了。
胃部又轻微地不适起来,可唐晓翼并不在意。他含着不知由于什么古怪原因出现在圣餐长桌上的薄荷硬糖,含混地咕哝着。
“——芹沙鲛人啊,我亲爱的医生……”

他充满水波和光影的眸子注视着那块鲛纱,轻轻耸耸肩,“……这可不算个小工程。”

乔治将少年冰凉的手摊开,“唐先生……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美妙的故事。”
海风滑过两人的指缝,破损的鲛纱映着柔和的光晕。

——“湫叶”

他眯了眯眼,不甚清晰地看到这样了一个字眼。
“……湫叶。”他舔舔发干的嘴唇,重复着,“湫叶。”

如此两字有魔力吗。乔治这样想着,手轻轻颤了颤。
分解,完全相反的能力,和他的患者完全相反的能力。可真令人苦恼。

他轻轻覆上唐晓翼的脊背。

“我需要您帮我一个小小的忙,我亲爱的医生先生。”厚重的木门吱嘎一声被推开,少年探进一个头来。
他的眼角带着些许笑意,看起来生动了许多。“——简而言之,”唐晓翼狡黠地转转眼珠,“没有什么比帮助一位痛苦的小姐修复破碎的内心更重要了。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修复恋人的信物会使可爱的君安极大地振奋起来。”

乔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竭力使自己流露出一种困惑的情绪,但他并未多问,“当然,荣幸之至。”

——毕竟,就算是补天之手,要想修补芹沙鲛人精巧的鲛纱,也着实是一项有些难度的工程。

至于能力者体力透支会出现什么后果……无论怎样,他会尽全力保护唐,尽管是以私人医生的名义。

唐晓翼纤细的手指开始慢慢划过鲛纱零碎的边角,房间里的灯光是柔而暗的,窗帘也严严实实,乔治望着唐开始严肃的脸,突然有些透不过气。

损坏被一点点吻合起来,然后修复。泛着点点奇异光辉的鲛纱盯久了令人头昏。唐晓翼一刻不停,一时无人发声。

阁楼里的老式钟表威严地敲响十一下。

唐晓翼大汗淋漓。他闭上酸痛的双眼,一声不响地倒在
——等候多时的医生怀里。